首頁(yè) > 理論前沿

李 捷: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要牢牢把握“根脈”和“魂脈”

作者:李 捷 | 發(fā)布時(shí)間:2024年06月28日 | 來(lái)源:求是網(wǎng)-《紅旗文稿》2024/12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奮斗目標,并系統闡明了什么是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怎樣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在二十屆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這個(gè)重大命題本身就決定,我們決不能拋棄馬克思主義這個(gè)魂脈,決不能拋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這個(gè)根脈?!痹诮ㄔO中華民族現代文明過(guò)程中,同樣要堅持馬克思主義這個(gè)“魂脈”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這個(gè)“根脈”。這決定著(zhù)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根本方向。

  一、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要牢牢把握“根脈”

  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既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根脈,也是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根脈。

  中華民族有著(zhù)5000多年從未中斷的文明發(fā)展史。在這個(gè)生生不息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中華文明既經(jīng)歷過(guò)人類(lèi)文明的童年時(shí)期,成為世界上少有的早期文明的代表者之一;也經(jīng)歷過(guò)人類(lèi)文明的成熟期,創(chuàng )立了輝煌的古代文明,為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進(jìn)步做出極其重要的貢獻。1840年后,中國外受西方列強的侵略,內受封建專(zhuān)制統治的壓迫,國家蒙辱、人民蒙難、文明蒙塵,中華民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劫難。中華民族向何處去、中華文明向何處去,成為近代中國的兩大歷史性課題。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中國共產(chǎn)黨團結帶領(lǐng)中國人民,歷經(jīng)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不僅成功地解決了這兩大課題,而且在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shí)期開(kāi)創(chuàng )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并在奮力推動(dòng)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勝利踏上強國建設民族復興新征程的偉大斗爭中,迎來(lái)了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新階段。在這個(gè)新階段,不僅要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且要建成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彰顯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的魅力,使中華文明重新走在世界前列。為了實(shí)現這個(gè)振奮人心、凝聚人心的目標,就必須堅定文化自信,牢牢把握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這個(gè)根脈。

  在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圍繞高科技的綜合國力的競爭和較量日趨激烈,以文化文明為中心的國家文化軟實(shí)力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必須形成以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為引領(lǐng)的中國式現代化同中華民族現代文明雙輪驅動(dòng)的格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才有可靠的保障。

  文化是一個(gè)國家、一個(gè)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文化自信,是黨、國家、民族的立足點(diǎn)。沒(méi)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méi)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méi)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特別是作為近代以來(lái)經(jīng)歷過(guò)國家蒙辱、人民蒙難、文明蒙塵的東方古國來(lái)說(shuō),文化自信顯得更為重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說(shuō)到底是要堅定文化自信。歷史和現實(shí)都表明,一個(gè)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fā)展起來(lái),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場(chǎng)歷史悲劇。

  堅定文化自信,還有另一層重要意義,就是在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上,自覺(jué)抵制西方文明觀(guān)。在西方文明觀(guān)看來(lái),只有西方文明才是建立在工業(yè)化和現代化基礎上的現代文明,最終要取代其他文明。這種西方文明觀(guān)混淆了兩個(gè)基本事實(shí)。一是世界各國文明發(fā)展究竟是“多元”還是“一元”的,西方文明觀(guān)實(shí)際上是要用所謂“一元”取代“多元”;二是世界各國的文明究竟是平等的還是有所謂優(yōu)劣之分,產(chǎn)生于農耕文明時(shí)代的古老文明能否隨著(zhù)現代化進(jìn)程跨入現代文明。西方文明觀(guān)實(shí)際上是要將西方文明凌駕于廣大發(fā)展中國家的文明之上,在所謂“效仿”西方的過(guò)程中消除其他民族獨立發(fā)展、獨立生存的文明根基,而達到永遠稱(chēng)霸世界的目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不是簡(jiǎn)單地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更不是西方發(fā)展模式的翻版,而是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huì )發(fā)展歷史邏輯的辯證統一,是根植于中國大地、反映中國人民意愿、適應中國和時(shí)代發(fā)展進(jìn)步要求的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是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同樣,在5000多年文明發(fā)展中孕育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在黨和人民偉大斗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積淀著(zhù)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zhù)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一定能夠在此基礎上建成中華民族現代文明。

  歷史表明,中華文明的發(fā)展,既離不開(kāi)文化自信,也離不開(kāi)開(kāi)放包容。中華文明發(fā)展史中璀璨奪目的秦漢文化、大唐文化等,無(wú)一不是創(chuàng )新發(fā)展與博采眾長(cháng)的結晶。開(kāi)放包容,既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品格,也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獨特稟賦,彼此存在高度的契合性。馬克思主義的創(chuàng )立,就是批判地繼承和吸收了德國古典哲學(xué)、英國古典政治經(jīng)濟學(xué)、19世紀法國及英國的空想社會(huì )主義學(xué)說(shuō)的優(yōu)秀思想成果。一部馬克思主義發(fā)展史就是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們的后繼者們不斷根據時(shí)代、實(shí)踐、認識發(fā)展而發(fā)展的歷史,是不斷吸收人類(lèi)歷史上一切優(yōu)秀思想文化成果豐富自己的歷史。這種開(kāi)放包容,使得馬克思主義始終站在時(shí)代前沿,不斷探索時(shí)代發(fā)展提出的新課題、回應人類(lèi)社會(huì )面臨的新挑戰,使理論之樹(shù)常青。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開(kāi)放包容的稟賦,得益于中華民族的包容多樣的文明觀(guān),始終認為不同文明沒(méi)有優(yōu)劣之分,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fā)展。中華文明從來(lái)不用單一文化代替多元文化,而是由多元文化匯聚成共同文化,化解沖突,凝聚共識。中華文化認同超越地域鄉土、血緣世系、宗教信仰等,把內部差異極大的廣土巨族整合成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開(kāi)放包容始終是文明發(fā)展的活力來(lái)源,也是文化自信的顯著(zhù)標志。中華文明的博大氣象,就得益于中華文化自古以來(lái)開(kāi)放的姿態(tài)、包容的胸懷。越包容,就越是得到認同和維護,就越會(huì )綿延不斷。這是我們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底氣所在。

  二、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要牢牢把握“魂脈”

  中國共產(chǎn)黨在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長(cháng)期實(shí)踐中總結概括提出的“兩個(gè)結合”,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找到了唯一正確的道路。

  為什么只有馬克思主義,不僅能為中華民族尋求民族獨立、人民解放指明正確道路,而且能為中華民族在民族復興中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這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在文明觀(guān)上,根本否定了西方殖民主義的“弱肉強食”、“國強必霸”理論,不但主張各民族文化一律平等,而且真正在思想文化上做到了超越西方與東方、跨越西方與東方、溝通西方與東方。文明只有不同,沒(méi)有優(yōu)劣。馬克思主義盡管是以當時(shí)的西方發(fā)達國家為政治的經(jīng)濟的社會(huì )的母本,但它闡述的科學(xué)理論更切合像中國這樣的廣大落后國家,在這些國家更容易實(shí)行。特別是有了中國共產(chǎn)黨這樣自覺(jué)地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馬克思主義政黨,開(kāi)辟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道路。馬克思主義對于我們來(lái)說(shuō),不再是教條,而是真正成為行動(dòng)的指南。馬克思主義的中國選擇,不但使古老的中國在社會(huì )主義道路上獲得新生,而且使馬克思主義因為有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成功而獲得了更加強大的生命力?!皟蓚€(gè)結合”,是新時(shí)代中國共產(chǎn)黨人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基本規律的深刻揭示,也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指明了正確方向。

  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在不斷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中具有一體兩面的作用。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過(guò)程,既是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運用其科學(xué)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解決中國實(shí)際問(wèn)題的過(guò)程,也是堅持解放思想、實(shí)事求是、與時(shí)俱進(jìn)、求真務(wù)實(shí),一切從實(shí)際出發(fā),著(zhù)眼解決新時(shí)代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實(shí)際問(wèn)題,不斷回答中國之問(wèn)、世界之問(wèn)、人民之問(wèn)、時(shí)代之問(wèn)的過(guò)程。要在這一過(guò)程中作出符合中國實(shí)際和時(shí)代要求的正確回答,得出符合客觀(guān)規律的科學(xué)認識,形成與時(shí)俱進(jìn)的理論成果,更好指導中國實(shí)踐。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過(guò)程,既是使馬克思主義本土化的過(guò)程,也是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的過(guò)程。就前者來(lái)說(shuō),只有植根本國、本民族歷史文化沃土,馬克思主義真理之樹(shù)才能根深葉茂。就后者來(lái)說(shu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源遠流長(cháng)、博大精深,是中華文明的智慧結晶,其中蘊含的天下為公、民為邦本、為政以德、革故鼎新、任人唯賢、天人合一、自強不息、厚德載物、講信修睦、親仁善鄰等,是中國人民在長(cháng)期生產(chǎn)生活中積累的宇宙觀(guān)、天下觀(guān)、社會(huì )觀(guān)、道德觀(guān)的重要體現,同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價(jià)值觀(guān)主張具有高度契合性。我們要堅定歷史自信、文化自信,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在這一過(guò)程中把馬克思主義思想精髓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精華貫通起來(lái)、同人民群眾日用而不覺(jué)的共同價(jià)值觀(guān)念融通起來(lái),不斷賦予科學(xué)理論鮮明的中國特色,不斷夯實(shí)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歷史基礎和群眾基礎,讓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牢牢扎根。

  始終堅持和推進(jìn)“第一個(gè)結合”,高度重視和強調“第二個(gè)結合”,是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一個(gè)突出特征。正因為如此,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才能夠既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又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shí)代精華,實(shí)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新的飛躍。

  習近平總書(shū)記從“兩個(gè)結合”規律中概括總結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根脈”同馬克思主義“魂脈”的關(guān)系,不僅從更本質(zhì)的方面揭示出“兩個(gè)結合”一脈貫通的核心要義,而且從根本方向和根本方法上解決了在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中如何將馬克思主義“魂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根脈”相互融合的問(wèn)題。

  什么是“根脈”和“魂脈”結合的最高境界和根本目的呢?那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對中華民族5000多年文明寶庫進(jìn)行全面挖掘,用馬克思主義激活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富有生命力的優(yōu)秀因子并賦予新的時(shí)代內涵,將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和豐富智慧更深層次地注入馬克思主義,有效地把馬克思主義思想精髓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精華貫通起來(lái),聚變?yōu)樾碌睦碚搩?yōu)勢,不斷攀登新的思想高峰。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還要拓寬理論視野,以海納百川的開(kāi)放胸襟學(xué)習和借鑒人類(lèi)社會(huì )一切優(yōu)秀文明成果,在“人類(lèi)知識的總和”中汲取優(yōu)秀思想文化資源來(lái)創(chuàng )新和發(fā)展黨的理論,形成兼容并蓄、博采眾長(cháng)的理論大格局大氣象。

  很顯然,如果脫離了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馬克思主義指導,片面強調繼承和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忽視了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就等于沒(méi)有了靈魂和頭腦。反之,如果不重視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忽視了將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和豐富智慧、成功經(jīng)驗更深層次地注入馬克思主義,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就等于沒(méi)有了根基和雙腳,同樣寸步難行。

  三、做好“根脈”和“魂脈”有機統一這篇大文章

  新征程上,我們既要在開(kāi)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新境界中,也要在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中,做好“根脈”和“魂脈”有機統一這篇大文章。這就要在以下三個(gè)問(wèn)題上始終保持政治清醒和政治堅定。

  如何認識中華文明。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連續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必然走自己的路。如果不從源遠流長(cháng)的歷史連續性來(lái)認識中國,就不可能理解古代中國,也不可能理解現代中國,更不可能理解未來(lái)中國。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創(chuàng )新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守正不守舊、尊古不復古的進(jìn)取精神,決定了中華民族不懼新挑戰、勇于接受新事物的無(wú)畏品格。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統一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各民族文化融為一體、即使遭遇重大挫折也牢固凝聚,決定了國土不可分、國家不可亂、民族不可散、文明不可斷的共同信念,決定了國家統一永遠是中國核心利益的核心,決定了一個(gè)堅強統一的國家是各族人民的命運所系。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包容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取向,決定了中國各宗教信仰多元并存的和諧格局,決定了中華文化對世界文明兼收并蓄的開(kāi)放胸懷。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和平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fā)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決定了中國不斷追求文明交流互鑒而不搞文化霸權,決定了中國不會(huì )把自己的價(jià)值觀(guān)念與政治體制強加于人,決定了中國堅持合作、不搞對抗,決不搞“黨同伐異”的小圈子。只有把這些問(wèn)題解決好,才能真正做到始終堅持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根脈”。

  如何認識馬克思主義。首先是馬克思主義與時(shí)代的關(guān)系,解決的是馬克思主義為什么不會(huì )過(guò)時(shí)的思想困惑。馬克思的思想理論源于那個(gè)時(shí)代又超越了那個(gè)時(shí)代,既是那個(gè)時(shí)代精神的精華又是整個(gè)人類(lèi)精神的精華。這是由馬克思主義鮮明的特色決定的。馬克思主義是科學(xué)的理論,創(chuàng )造性地揭示了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規律。這一規律從歷史通向當代,又聯(lián)通未來(lái),是經(jīng)過(guò)歷史和實(shí)踐反復檢驗的科學(xué)的基本遵循。馬克思主義是人民的理論,第一次創(chuàng )立了人民實(shí)現自身解放的思想體系。馬克思主義之所以具有跨越國度、跨越時(shí)代的影響力,就是因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群眾推動(dòng)歷史前進(jìn)的人間正道。馬克思主義是實(shí)踐的理論,指引著(zhù)人民改造世界的行動(dòng)。馬克思主義不是書(shū)齋里的學(xué)問(wèn),而是為了改變人民歷史命運而創(chuàng )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實(shí)踐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實(shí)踐中豐富和發(fā)展的,為人民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強大精神力量。來(lái)自人民實(shí)踐、指導人民實(shí)踐、不斷接受人民實(shí)踐檢驗的過(guò)程,也是不斷認識規律、發(fā)展真理、完善真理的過(guò)程。馬克思主義是不斷發(fā)展的開(kāi)放的理論,始終站在時(shí)代前沿。馬克思一再告誡人們,馬克思主義理論不是教條,而是行動(dòng)指南,必須隨著(zhù)實(shí)踐的變化而發(fā)展。因此,馬克思主義能夠永葆其美妙之青春,不斷探索時(shí)代發(fā)展提出的新課題、回應人類(lèi)社會(huì )面臨的新挑戰。其次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關(guān)系,解決的是如何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怎樣堅持正確的世界觀(guān)和方法論的問(wèn)題。只有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才能不斷解決與時(shí)俱進(jìn)的問(wèn)題,著(zhù)眼解決新時(shí)代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實(shí)際問(wèn)題,不斷回答中國之問(wèn)、世界之問(wèn)、人民之問(wèn)、時(shí)代之問(wèn),作出符合中國實(shí)際和時(shí)代要求的正確回答,得出符合客觀(guān)規律的科學(xué)認識,形成與時(shí)俱進(jìn)的理論成果,更好指導中國實(shí)踐。只有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才能不斷解決根深葉茂的問(wèn)題,不斷賦予科學(xué)理論鮮明的中國特色,不斷夯實(shí)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歷史基礎和群眾基礎,讓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牢牢扎根。為了“兩個(gè)結合”的持續實(shí)現,就必須堅持人民至上,必須堅持自信自立,必須堅持守正創(chuàng )新,必須堅持問(wèn)題導向,必須堅持系統觀(guān)念,必須堅持胸懷天下。只有把這些問(wèn)題解決好,才能真正做到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魂脈”。

  如何認識“兩個(gè)結合”?!皟蓚€(gè)結合”是建設中華民族現代化文明的必由之路。中國共產(chǎn)黨的百余年奮斗史,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百余年創(chuàng )新史?!皟蓚€(gè)結合”的過(guò)程,也是“根脈”、“魂脈”相互結合、有機統一的過(guò)程。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兩個(gè)結合”做了深刻闡釋?!敖Y合”的前提是彼此契合?!敖Y合”不是硬湊在一起的。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來(lái)源不同,但彼此存在高度的契合性。馬克思主義從社會(huì )關(guān)系的角度把握人的本質(zhì),中華文化也把人安放在家國天下之中,都反對把人看作孤立的個(gè)體。相互契合才能有機結合?!敖Y合”的結果是互相成就,造就了一個(gè)有機統一的新的文化生命體,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讓經(jīng)由“結合”而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tài)?!敖Y合”筑牢了道路根基。中國式現代化賦予中華文明以現代力量,中華文明賦予中國式現代化以深厚底蘊?!敖Y合”打開(kāi)了創(chuàng )新空間?!暗诙€(gè)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讓我們能夠在更廣闊的文化空間中,充分運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寶貴資源,探索面向未來(lái)的理論和制度創(chuàng )新?!敖Y合”鞏固了文化主體性。創(chuàng )立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就是這一文化主體性的最有力體現。這表明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理論、制度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在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推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的自覺(jué)性達到了新高度。

(作者:中國史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全國黨建研究會(huì )特邀研究員)

(來(lái)源:《紅旗文稿》2024/12)